大苗山里的司法守护者

  2016-10-09

“莫笑小伙岁太轻,扛起国徽穿于林,云深不见人归处,山高只闻法槌音;群众称其面若铁,又感小伙护真情,所到之处纷争止,所断之案积怨宁……”这几句苗族山歌,唱的便是融水法院四荣法庭副庭长黄智。

在融水苗族自治县,如何将民间习俗结合到审判工作之中使其发挥更大的社会效益?黄智从基层办案经验中得到启发,探索出一套别具民族地域特色的工作方式。

8月28日下午,黄智邀请梁、莫两家当事人到村中族老的小院里喝油茶,一碗看似普通的油茶背后,却倾注了黄智力争促成梁、莫两家化积怨、创和谐的切切之心。

这本是一起简单的梁、莫两家之间财产损害赔偿纠纷,但矛盾背后却是因梁、莫两家数十年来一直未处理妥当的传统宅基地纠纷,演变成的同村梁姓村民与莫姓村民之间的群体事件。黄智几次调解,到争议现场实地勘察,双方均不欢而散。

调解不成,是否只能硬判?考量中,黄智意识到若不能化解双方多年的积怨,单靠一纸判决,只会激化矛盾,造成恶劣的影响。他决定借助少数民族喜欢打油茶话家常的风俗习惯,为梁、莫两家搭建一个情绪缓冲的平台。大家边喝油茶边聊案情,黄智从情、理、法出发,引导双方当事人一点点解开心中十多年的心结,最终,双方签下调解书。

打油茶,本是当地的风俗,是当地群众拉近感情的方式,黄智巧妙将其运用到审判之中,成了基层法庭别具特色的工作方式。此外,他还利用辖区多节日的特点,见缝插针地开展节日送法下乡、开办法制讲堂,赢得群众的喜爱。

多年的一线法庭工作,黄智也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办案“真经”,即坚持到群众中去开展“立案调查、开庭审理、判后答疑”一条龙服务,使矛盾纠纷不出山村便得到妥善解决。

洞头乡甲朵村距离四荣法庭所在地60公里。7月5日上午,为了办理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,黄智一大早就赶到甲朵村,打算赶在开庭之前去群众发生争议的现场进行实地调查。打开后备厢,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各类办案工具,国徽、法槌、执法记录仪、三四顶草帽和几双解放鞋,这些都是黄智外出办案的基本装备。今年以来,他已经磨破了两双解放鞋。

经过两个小时的勘察、测量、释法、说理,双方在争议现场即达成调解协议。黄智谢绝了双方当事人进村吃午饭的邀请,匆匆赶往20公里外的安太乡培秀村开庭审理两件劳务合同纠纷案。当天,他行驶一百多公里,调解3件涉民生案纠纷,解答了11位案件当事人的疑虑,回到法庭已是晚上7时。一天下来,他身上的衣裳无数次被汗水打湿后又风干。

这样的行程,黄智一年要走近百趟。每次巡回办案,都要翻山越岭、徒步前行,还要应对车子路上抛锚、打滑、爆胎等突发状况。在黄智的奔波下,四荣法庭每年巡回办理的案件数均占到法庭总结案数的80%以上。405件民商事案件,达到93%的调撤率。

黄智在四荣法庭的职业生涯已走过6个年头,跟他同一批进入法院的大部分人,先后离开大苗山。“不是窝在苗山不敢出去闯,而是故乡总有一些未完成的事,待守护的情。就让我守在故里,做一个‘85’后的司法传承人吧。”黄智翻开工作手记,记录着这些年在法庭工作的苦与乐,也找到了对自己的坚守作出的最直白的回答。